— 林小的湾仔码头 —

【十五日精灵安利挑战】Day2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是seer里一个有魂印的精灵,我觉得我的魂印,可能是,【艾】(爱)……………………【来自火厨的坚强微笑:)】

Silent—夹缝中求生存:

  很久之后的Day2
               
               
                             
Day2 现在最喜欢的精灵
  凡尔斯和艾恩斯。手机桌面和屏保都分别是他俩,我永远喜欢他们。


  火王一开始单纯是因为眼缘喜欢的,然后是被官方那个看起来很geng厉hen害duo的手札圈粉。


  飞王在当初看到形象的时候,觉得画风和其他精灵王比起来很……清新脱俗。其实是看了很多太太画的正太飞王太可爱了,就喜欢了。


  安利……让我选一个吧,就火王。想玩战损梗,顺便为之后的一个大坑偷偷做个联动


  时间设定在封王前
           
         
                        
-------------------------------


  大概是因为周围太过安静的缘故,耳边仿佛怨魂嚎叫的尖锐的鸣叫声被无限放大,一下下冲击着他的耳膜。


  艾恩斯刚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眼睛酸涩,眩晕感像一股涡流死死拖拽住他。在视线所能及的范围内,他看到从缝隙中漏出的灰色光线,那些杂乱支棱着的金属因此反射出光亮,隐约可见上面龟裂的痕迹和污渍。


  艾恩斯明白过来,这应该是某个倒塌的建筑物偶然形成的一个特定的空间。


  吹进来风在这样一个空间里冲撞着,听起来像一种呜咽。与他在战斗中听到血肉撕裂,混杂着哀嚎的奇异声音大同小异。
        
             
  第一场战斗。在他之后所有的记忆中都格外清晰。
 
  如果死于第一次的战斗会怎样?
       
                
  “喂,等等,你——”同伴的后半句喊声被更大的噪音淹没,其实不是他想那么拼命,只是在面对如此惨烈的场景时想尽快离开的本能罢了。他不承认这是恐惧,因为在斩下敌人的头颅,血溅到眼睛里的时候,他很平静。


  他能看到敌人的颤抖,直到最后视线变得模糊,胸口传来温湿的感觉时他意识到颤抖的是自己。


  “等到明早,会有精灵来找我们的。”意识模糊间听到同伴这么安慰自己。


  现在逐渐清醒,艾恩斯才迟钝地感觉到疼痛。他动了动,手肘碰到身旁的精灵。借着微弱的光,他认出了柯尔德和斯嘉丽--也是目前为止他的学徒同伴。火、冰、光三位精灵王驻守在这一块区域,自然也带上了他们的继任者。


  艾恩斯已经能猜到如果那两位同伴看到他还活着会用什么话来指责自己了,所以还是暂时不要叫醒他们比较好吧?


  他自认为现在没事了,伤口在隐隐作痛,但至少还不会让他坐立不安。


  从入口处能看到月亮投下的光,像一层朦胧的银色帘幕,其中闪动着白色的光点,也许在黑暗的环境里待久了,那光似乎看上去比平时要明亮一些。
  难得的平静,假设只是来游历的,他会不会更用心的去欣赏那些光辉?
           
                
  再度回到那座城池,也许是因为已经体味过濒死的滋味,脚下的厚重感比往常都要强烈。
  天色已经放亮,那块土地上的黄沙偶尔被风吹起,形成低矮的黄色浪潮。记得刚来的时候这里至少还有几株不知名的野花,和几小块紧簇的绿草,它们同样死于战争。
  艾恩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当他看到那些运走的尸体时这么想。其中肯定也有第一次参加战斗的士兵,只是他们已无暇自怜。他也曾询问过那位火精灵王参加过多少战斗。


  “太多了,我已经不记得。”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或许这一场对他而言意义重大的战斗,在精灵王眼中只是他无数战斗生涯中匆匆的一出插曲。


  那之后火精灵王找来他,多是些常规的告诫,但艾恩斯总觉得他还有一些话欲言又止。


  “现在还很早。”火精灵王看着天空,像只是在谈论天气,他的目光有些迷离似乎看到了很遥远的东西。


  “你以后会有机会成为英雄。”
 
 

评论
热度(19)
  1. 林小的湾仔码头Silent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是seer里一个有魂印的精灵,我觉得我的魂印,可能是,【艾】(爱)…………………...

2018-05-05

19 Silent